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老家  

2018-07-16 17:0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的天气并没有给大家持续的幸福,湿热的空中弥漫着抱怨和喋喋不休的诅咒。

       我就是在不算太冷也不算热的车厢里颠晃着一路,回到了老家的院里。下车后,才发现原来车里的空调一直在卖力地工作,我真正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本来说好了这周不回老家,所以当我出现在院里,老娘还是嗔怪着惊讶起来:“天太热,就不要回了,等天凉再说。天热了,这天。”然后开始絮絮叨叨地跟在我身后帮着拿行李。我估计狼狈坏了,浑身被汗水浸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像落水刚刚爬上岸滩;脸也晒成了酱紫色,汗河蜿蜒在面颊和脖颈,源源不绝。这火辣辣的太阳偏偏在这个周末变得异常猛烈。

      晚饭,我跟娘说,我给你包馄饨吧,新学的,我试试看看。说这话时,我想起,这是我两年前就应该做的事情,当时爹还在,可现在,他只能在我的供拜里歆享我曾经亏欠的那份遗憾里的味道了。娘说,不急,不急,天热,等不热再说。我说,不热,不热,不能等的,手艺应该早点露一下才好,要不就贬值了。可是娘毕竟不懂得这样的语言调侃,只说,需要什么馅儿?我说,韭菜。

     娘就忙开了,扒开院子里围拦的网,蹲下身,拿着镰刀割起来。一边说,你哥哥家的鸽子天天来糟蹋,都被它们吃光了,得盖着,要不连根儿都被叨出来。

     那顿晚饭吃得有些愉快。大哥说,你跟爹一样,什么也会干。我笑笑,说,你只是自己不愿动手,要不你也会。然后看看墙上爹的照片,赶紧转移话题。

     关掉灯,院子里立刻黑下来。大哥说,我得回去睡觉了,明天聊。

     院子里安静下来,星星亮得耀眼。我听到河边的水涨上来了,哗哗地响;猫头鹰在山中清唱,有风来访。我听娘在屋里叫我早睡,可是屋里太热,电风扇根本带不走浑身的汗渍。我好像已经被空调宠坏了,曾经这天气奈我如何?娘说,她脖子也热出了痱子,我说不是痱子,是湿疹,湿气太大,加上天热。

     家里的老电线无法带动空调等现代的电器,我后悔没有把那台冷风机带来。

     白天里,娘说,孩子上学情况还好吧。我径直说,放假了,刚刚放。她本来要跟着回来的,因为返校拿行李和作业,耽搁了时间,我就没有等她一起,独个儿先回来了。

     娘说,可不敢啊,这大热天热坏她。现在孩子哪能吃得了苦?不是你们小时候。然后就满足地笑了一下,说,她有这份对老家的念想就好,等秋天了,再回来。

     过几天就入伏了。还要热一段时间。我想把娘接上来住一段时间,娘说,俺不去,不习惯。上趟茅房都不习惯,总感觉在屋里拉尿的,怪死了。我听了哈哈笑起来。娘也笑起来,讲起邻居家的老太太也到城里儿子家住,不到三天时间就匆匆回到乡下,说在儿子家的厕所上不出来,憋死了,放个屁都不敢大声。当时那老太说给街坊几个老太太听,大家都笑岔了气。几位老太在胡同里都相约好了似的,发誓一般坚决不去城里,再说,给孩子们添麻烦。

     娘在炕上睡着了,鼾声微微。我悄悄坐院子里,四下里像是突然亮起来,没有明月当空,天幕也亮了,我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晚饭时我还跟大哥说,老家里的天空黑得很浓,星星也比城里亮好多。没想到,这个阴历初一的午夜,院落里像是洒满了月光,把周围照得如同白天。凉风吹来,我没有听到蚊虫的飞鸣。老狗在墙角身了个懒腰,抖抖毛,拽着链子摆摆尾巴,像是回应。娘在晚饭后还提起爹以前的种种,还说当初是否走阴去了不应该火化,说不定会来回,因为当时身上一直软软的,脸色红润,面相平静。我没有接话,想,也许吧。但也许,正如爹走之前所言,他要去天堂,继续管那些闲事儿。

      不知道,这暗夜突然明亮起来,是不是爹在那里暗中关注着这个院里的他一直深爱的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