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麦乡  

2018-05-28 11:5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田,早已从老家的田野里消失了,但是,记忆里的那一片,却一直在。

      “黄海扬波”,这是小学四年级从报纸上学来的一个词汇,用于形容稻麦成熟期一望无际的盛景。当时一下子被这个词捕获了一样,头一次急急忙忙用在作文里,不料被同学们好生妒忌了一阵子,说是剽窃和抄袭。但是我并不生气,反倒在心底里得胜了一样,让生命之花怒放。后来多次使用这词,大家都不再言语,纷纷效仿使用,一时间,每到麦收季节,“黄海扬波”泛滥成灾。

        前几年,大哥告诉我,老家现在很少有人种小麦了,一者种起来收获起来操心麻烦,二者种小麦不赚钱,三者很多时候产量不稳定,怕天气影响,而且怕人偷窃。

       偷窃?那个山沟里的村庄,家家都有,谁偷?可眼下不是这样子了,新修的两条大公路把村前后切割成三部分,原先的山都被那两条漫长的路给分离到路外,仿佛跟我们的村子毫无关系了。听说,前几年小麦临近收割的时候,常有麦田遭人采割的,原来,很多酒店和城市里的人到乡下田地里采摘麦穗作为美食享用。“再说,现在麦子面也多,也便宜了,谁还愿意出那个力气?”

      我的从小的麦乡的景象就这样一年年远走了。

      豌豆和小麦经常相伴随,这让我从小在田垄沟边埋伏好,搓了一把小麦粒,混着几颗青豌豆,那味道在当初是不可或缺的人间美味。吃完了躺在沟渠边上晒着太阳,闭着眼,看着太阳从眼皮上轻轻地挪动着脚步,眼皮下面是橙红的光芒,暖暖的。我甚至能够听到小蜥蜴从旁边经过,然后从我这个庞然大物的身边逃走,有时候丢下一条断尾。

      这样的时光没有再来。

     蜥蜴和青蛙们也早已随着麦田一同消失掉了。

     现在,故乡的梦里,城市般的街道和花木,青山被修剪得丑丑的、怪怪的。初夏的风没有了麦香,这个季节就是残缺的了,和无雪的冬天没有异样。风,往来归复,如今不再驻足沟垄田畔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