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又见樱花开  

2018-04-16 16:4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该用怎样的文字,来祭奠我的父亲。

        那棵樱花要开了吧,就在院子当中,亭亭地绽放。前几年,我屡屡邀请父亲来观看樱花如雪的盛景,爹都笑着说,等过后有时间吧。我知道爹怕给我添麻烦,用各种理由推迟着他来的时间。我知道这是他这辈子对我诚心邀请的一种无期的赊欠,所以就在前年费劲周折从几十里外的苗圃买了几棵,打算种在院子里,让他和娘能在樱花怒放的季节里,坐在炕上,透过玻璃窗静静赏花;或者遇到天晴日暖,在花树底下看阳光从花丛里洒落,夹着花瓣的清香。

      因为院子小,我当时只留下两棵,一棵殷红的,一棵粉白的。没想到那年,大哥说,爹嫌那棵白的太扎眼,不吉利,加上生虫死掉了(我一直怀疑),就连根拔除了。这让我曾经伤心了一阵子。倒不是因为那棵花树,而是因为我的不懂爹的心愿而让爹纠结于那个白色樱花的去留而大费脑筋。不过,我仍在等待那棵殷红的,如伞一般张开,在春天里铺满整个院子,红艳艳的。

     爹在去年终于兑现了对我的另一个承诺,——到我这边来住些日子,——但却与樱花无关。他当时病已经严重到需要轮椅,上下楼需要我背着。他的身体已经瘦到轻得像个孩子。

     那是夏季,爹的饮食已经难以下咽。我打了豆浆米汁给他,问他好不好喝。他抬起头,笑着连声说,好喝好喝,眼里满足得像是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我也是。我当时幻想着爹能好转起来,等到来年一起在我这边穿行过樱花漫天的花林,谁料,这终于成了我和爹之间隔世的等待。

      清明回老家上坟,院子里的那棵红樱花已经低垂下了千百花苞,在绿萼的包裹里微露红颜,像是等待赴约的人。娘说,今年它会开很多,你爹去年还嫌开得稀稀拉拉,不算多,今年,可惜他看不到了。说完悲戚戚地以至于落泪。

     我打算过后,在爹的墓地近旁种一些花树。樱花是必不可少的,我应该继续我对他的承诺,让他看到我曾经每次在春天里回家都要滔滔不绝盛赞的美景。而那些粉白色的,在他那个世界的院落里,应该也毫无顾忌地伸张绵延,终日不落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