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天堂的声音  

2017-10-23 09:4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极渴望灵魂真实存在的体验,幻想如同影视剧里故人托梦的经历。

        但是,我的梦仍然日复一日地做下去,却丝毫没有爹的影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是不是白日里对爹的思念不够?

        天冷了。电话那头娘说,不必记挂,管好自己就行,家里一切安好,惟缺一人。

        我知道娘在安慰我。那一夜,我和她给爹折叠纸元宝聊到十一点,娘的内心我明白,那些多年来堆积的记忆,都被爹统统留下了给了她。我听到窗外的风响起来,那棵正待落叶的樱花在黑夜里簌簌地摇动,像是爹当时在树下昂头抚摸花枝的讯息。

        我想象着山脚那座新坟,何时繁花掩映,能够在清风明月里没有任何伤痛。爹在世时对花非常用心,那棵老月季被爹常常修剪得利利索索,像是打扮年幼的闺女们。他不知道,或者已经期待,那棵月季花正在秋凉的深处,围着窗户,开得耀眼。

       几日以来,我常常幻听到爹在耳边轻轻叮嘱,有些沙哑,像他最后只剩下嗓子里微弱的气息。他笑着,在阳光里挥手示意。

       “我要去天堂,给人帮忙调解纠纷。”爹走前,突然对我们说。这正是他年轻时常常扮演的角色,他也常常引以为荣,对那段时光津津乐道;虽然爹当年的处理结果让某些人怨愤,但是后来,他们都真正懂得了爹当初的那些坚持,和不留情面、不偏私倾斜的公正之心。我似乎真正承接了爹的愿望,做了那份律师工作,调解的过程能够体会出其间的艰难。

       天堂?

       在哪里?

      爹对自己进入天堂深信不疑,以至于我们也对此深信不疑。他临行前的种种异象,仿佛暗示了他真的会得偿所愿,这也似乎稍稍会淡化我们对他的怀念之痛。

     我在期待来自天堂的讯息。

     但是娘说,人在那个世间,音容模样与此世或许未必相同。

     那,我该如何判别?于是,心中突然又忧伤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