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西去的辞行  

2017-10-19 09:0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爹没有按照我们一直以来的祈求和幻想活到百岁,终于在89岁,这个中秋节刚刚过完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溘然辞世。

       前后这段时间是这样挨过来的,天知道。

       爹直到闭上眼睛,从来都不向我们提出任何要求。我不知道病痛对他的缠磨给了他怎样的心情,他于我们面前,一直是那样平和安详,像在静待落叶和花开。我明知道这都是爹给我们制造的假象,他临走前的一天晚上,还静静地冲我们微笑,仿佛浑身轻松,疾患早除。

       三姐和二姐奔忙于各个神婆跟前,就像我奔忙于各个医院打听药方和治疗方案一样。神婆告诉姐姐们:“你爹已经自己选好了日子,你们不必担心;他生前积福较多,往生时也无痛苦,放心后事。”我心里嘲笑姐姐们的迷信和愚昧:不信医生,却偏信神婆!

      但是,我的奔忙都是徒劳的,爹仍然一复一日地汤水不进而消瘦下去。

      多年前,我看到别家送殡而想,如果我的老人有这么一天,我该如何面对?我该在众人眼前消失,还是把眼睛收紧不滴落一滴眼泪?这样的想法在老爹闭目的那一刻被瓦解了。

      最掏人心肠的是火化场里的送别,已经如铡刀一样拦腰斩断了我所有对爹假死能够重生的幻想。我看到青烟下那堆焦骨在撕心裂肺的哭声里轰然垮塌。

      送盘缠的当夜,狂风大作,纸马纸人在烈火里原地扭摆着打着转儿不肯离去,随后的大雨才来临,丝毫没有让家人淋成落汤鸡;下葬前,和二哥守灵时,我听到棺木里清脆的响动,二哥说,爹有音信了。

      我得看开点,想明白点,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下葬那天的下午,我吃完议和饭,站在院里发呆,抬眼时,猛然发现小院上空一道彩虹赫然横跨。我仰着头呼喊大家出来观看,众人对这一奇观啧啧称赞,称道爹的造化。

       不知道人是否真的有魂灵和来世,但是这几日的遭遇,已经让我坚信不疑。

      这几日,除了缅怀,便剩下了几十年来堆积的记忆,都是有关爹的样貌和音讯。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