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如水  

2017-08-31 09:2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场雨带着警告一般,把秋天的酷和爽提前送到了。

       其实不算提前,按照日子,处暑早已过去,但是今年的伏热之气绵延了许久。先是春天的干旱仿佛事先揭发了热即将久驻的预谋,接着是炎热的三伏不依不饶地肆虐了整整一个夏天,青岛冰啤也成不了这股热浪的解药。所以,这个夏天,在空调屋里或者在挥汗的室外熬了过去。

      前天中午的那场雨来得蹊跷,天气预报虽然现在比较准确,但是常常被我自己忽略。上午的闷热继续榨干体内的水分,连呼吸都逼停的节奏,让人纷纷诅咒这个鬼天气。随后,听到空中几声闷响,初始以为周边施工的炮声,谁料,窗外的一阵风把雨送来,顿时天河决堤,世界迷蒙起来。我们是被这场雨堵在了医院里。当时正好带着爹去拜访一位有名望的年轻中医。终于轮到了爹的号,那中医面带微笑,把三个手指在爹的腕部顺次地扣压弹按,然后开了中药。爹一直暗示我,说,这中医不靠谱,不要拿药。我却不听,觉得任何可能的希望都不要放弃。就这样,那雨在窗外响成一片,我和爹对于拿不拿药的对撞声也在我心里响成一片。我看到屋檐的雨汇成了幕帘,然后垂到地上,匍匐地沿着街道游走。我想,爹的病如何能够像这雨水般的来去,那该多好!

      我明知道这是妄想,却仍然克制不了这样的期盼和自我的欺骗。他们对病人的祝福是“早日康复”,我知道爹的境况于此却恰恰相反。

      走出医院,雨已被滚雷带走,只有星星点点的几滴偶尔洒落,呼呼隆隆地一阵足以让人招架不住,不成想,从那一刻开始,天一下子冰凉了起来,空调和风扇都歇工了,晚上竟然要加盖薄被子。和爹说好了在我这边多住些日子,爹抬起有些浑浊的眼,没有反对,我知道他答应了。

      后来的一天中午,爹突然说,我要回老家。我震惊了一下,说,不是说好了常住吗?爹说,不行,你们太辛苦,再说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陌生人让我回老家去,我现在浑身发麻,是不是大限已到。我有些害怕,却装作轻松地说:“梦里的东西不能信,再说是你怕拖累我们我知道。你就安心在这里住就好。”爹像被我说中了,仍然固执地表示回去。

     那个午后,爹就这在二哥的车里返回了。

     听娘说,爹回去后,一直念叨这边的清静,不断看手表,提醒娘给他吃我从医院开回来的药。

     天气依旧冰凉,日子其实本该平静得水一般澄澈,只是心里有太多的欲念与无妄的祈祷,让自己曾经变得烦乱不安。

      这场雨像是警告,让人在夏天的湿热难耐里冷静了下来,想到这个秋天已经到来,所有的准备该是随遇而安吧?任何无所事事的等待和焦虑都于事无补,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秋冬来临之前抛却杂念,用心去走好每天的路,做好每天的事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