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除树  

2017-03-22 14:3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末回到老家,爹的气色很好。怪不得大哥在电话里和我说:“爹最近胖了,饭食见长,现在一天三顿都吃,比我吃得都多呢。”我当然开心,之前,爹娘一天吃两顿,凑合,大冬天的也是。我上次回去提议,他们也仍然我行我素。那时候爹不断拍拍自己的脸说,嗨,瘦了,没有肉了,老了。

      爹一向很迷信的。对于生与死的关注远远重于我们。

      去年买来的樱花应该发芽儿了,再住半月差不多就开放了。我想着满园花香的盛景,爹娘拿着马扎或矮凳坐在院里仰头观望。

       回到家里,却发现西墙跟那棵树不见了。我急忙问娘,答曰:树死了,被锯掉,挖走了。

      我急急去寻那根桩,被丢在墙角里。我顺手折了一下根须,发现还有水分,不像死掉的样子。就扭头问道:“树没有死啊?”屋内说:“嗨,烂树心啦,枝子都干焦了,早死了。”

      我明明觉得树还活着,又不能去争辩。

     那棵树开的是白花儿,略带粉色,整个看起来有些白茫茫。一开始,爹就犯嘀咕,说白色不吉利,又是种在自家院子里。

      我猜测树被除掉与这颜色有关。倒不是爹心硬,而是因为爹没有耐心,没有等到树从冬季里苏醒过来;加上他亲手折了几处花枝,恰巧干枯,连同树干上有几处朽烂的疤,看起来就像是死去一样,所以,就让大哥和姐夫把树除掉了。

      院子空荡荡起来。那棵粉红的开始在枝头爆满芽苞,等待怒放的时刻。

      我有些伤心。那棵白色的花树,重于没有熬过第二个花季,已经夭亡,也许纯粹是因为颜色的不合时宜。

      大哥的孙子带着那个孙悟空的面具来到家里,闹闹腾腾地欢笑。我站在那棵树曾经伫立的地方,觉得脚下的空穴把我越陷越深,以至最后自己也终于变成了一块僵硬的木头,渐渐腐烂掉。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