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2017  

2017-01-03 09:4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早,那个河岸已经覆满霜冻,白杨的叶子早已落尽;芦苇却仍旧肃立在冰水里,在微风里摇晃着硕大的王冠一样的绒花。

       我习惯早起,爹在那屋里咳嗽了一下,我已经出了门。

       天色墨蓝。

       我惊讶眼前的山像是矮了半截,往日里那般雄伟的身躯如老人般地佝偻了下去,几乎仰面跌倒的样子让人担忧。

      元旦假期,就这样要挥手走掉了。这些时间短促得常常让人心惊,今日和明日之间竟然搁不住存放心事的一丝游梦。那天被家人痛批无聊和空虚,说是居然迷恋了K歌,甚至和不知名的女人合唱《铁血丹心》,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怎样。我反驳,爱好兴趣可以有,合唱有何不妥?我推掉了那些可有可无的应酬,已经全身回归了家庭,自己像困兽,总要找一些能够让自己心安的事儿才好。K歌算是其中之一,放松心情,将体内污浊之气释放,难道有错?我最后恨恨地说,谁也不能够阻止我!我自有分寸!

       你是否已经忘记了痛苦的经历?!“那事你还解决不?!”

       沿河的鸟雀已经飞离,徒留霜雪一地。我想,我有错吗?我还是在无人的隔岸趁着霜气正浓,喊出来。“谁----也----阻----挡----不----住----”

      谁料,回家的路上,雾气又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