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菲菲作乱  

2016-09-19 08:5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回老家,大哥说,菲菲惹祸了。

      菲菲,就是家中墙角里那只老母狗。大哥给取得名字,——虽然我一直认为这名字有些不够高雅,——我们一直都这么叫它。

       “都是你,你每次回家,都给它解开绳子,这不,它上次跑出去招了公狗。我亲眼见到它和那公狗当街干那事儿!”大哥想嗔怪,但是终于忍住了。

        我却有些莫名的欣慰。

       大哥一直称它“老处女”,有些调侃、却被我认为存在幸灾乐祸的语气。每当这样,我总在心里说,也许它根本不想。那条绳索粉碎了它原有的希望。每次回到老家,它拽着绳索,跳起来,向我祈求一样,它的眼里总是怨恨和无奈。但是从前年开始,我每次回家,都会给它解开绳索,它虽然疯跑,但是总归听话,一直跟在你左右,没有作乱的机会。

      大哥说,估计过年前后就抱了狗,到时候,没有人要,养都养不过来,扔在街上就会成了流浪狗。“还不定生几个呢。”末了,大哥说道。

     无论几个,我总盼望它当母亲的那天。

    娘说,老狗了,不知道能不能生,谁知道呢?

   菲菲扔在墙角里挣扎,我仍然给它解开绳索,心情却不同。不知道菲菲是否知道它“作乱”之后的后果。

     我拿着手机在院子里寻找能够拍照的地方,然后发在微信好友圈里,大家说,一草一木都有感情啊。我回复说“只是想留些该留的记忆吧”。

     爹低着头说,“上次你回程后,那只狗跑到了山上。它当成你上山了,去山上寻找你。它哪里知道你进了城。跑了一圈,又气喘吁吁地回到窝里,不吃不喝地。”

      我把这话告知休假的孩子,孩子在电话那头突然哭了,说“可怜的狗狗,你把它带咱们家里吧”,这句话也恰恰狠狠地扎了我的心,我哪里有这样的能力呢?

     这次放的时间短,半天后,娘把它重新拴起来,我也不再去管它,任由它在那边低声呜咽。

     临行前,娘说,都放开二胎,你们趁着年轻,不再要一个?

    我笑笑,不要了。让别人生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