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陪客  

2016-02-14 16:2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哥说,还行,你虽然醉成了一堆烂泥,但是大面上还过得去,他们感觉你够实在,一扫对你的误解。
        初二我陪客,什么时间结束的,我怎么回的父母家里,我都统统失忆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姑姑家的表哥们来给爹娘他们这些表哥的舅舅舅妈们拜年的日子,爹的年纪已大,就由二哥或大哥招待,我因为离得远,就省了彼此的车马劳顿之苦,所以,回家陪爹娘过年的时候,就一定会遇到表哥们“拜舅舅”的节日。
       二哥的酒已经戒掉。
       我当天上午先去山上拜了神灵,恰好拜山的人多,被堵了一路,回到二哥家里,二哥埋怨我太任性,说是明明知道表哥们来串门走亲,不在家里接待,反倒到处疯跑。我听后,不以为然,说道:“我总不至于啥事都不做,就等在家里吧?”二哥不悦:“你在城里我不管,但是现在回到家里,就要按照家里的规矩,要不,人家会说三道四,说你的不是。”我更加不屑,反驳:“我不会为别人的风言风语活着。”
      虽然如此,我还是按照大哥的安排坐定了。表哥们都年年见面,只是小时候总轮不到我上席的份儿,所以,这些陪客的礼节好像从来就与我毫不相干。往那一坐,看着大哥和几个陪同的堂哥们满满一屋子人,大家看我带着一身香纸的烟尘味急急地做好了,都突然沉默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我的迟到让大家久等了,成立罪人。
       我说,我先自残一杯,表示歉意,希望哥哥们宽谅。然后就说:“大家按照程序继续吧。”做主陪的行酒的三哥说:“就从你那里开始吧,我们都进行完了。”然后看看我,等我发话。我想:“既然这样,就豁上吧,反正还没有送年,老祖宗会保佑我的。”随后,我就一杯一杯地敬下去。
       我听到大哥说:“你吃点菜就着吧,早上还没吃饭呢,空肚子喝酒容易醉。”我的眼睛已经开始朦胧,说:“醉了怕啥?”我隐约看到表哥们相视而笑,然后堂哥们也开始频频举杯,话题自然落到了旧事儿,大约是围绕着爹他们这一辈人开始像是讲故事一样展开了,什么爷爷奶奶的家族史,什么爹这一辈人兄弟六个豪情满怀,什么我们这一辈堂叔兄弟十四个人怎样怎样,再往后侄子辈份的孩子又添了新的孩子,我已经成了爷爷辈......我已经听不清了。
      等我醒来,已经天亮,爹说:“嗨,昨天你喝了多少酒?一晚上没吃饭,睡了整整一夜。”我只觉得反胃,却不见头疼。二哥说:“你昨天喝得够多了,表哥和堂兄弟们对你有了新的认识。”
      我摇摇头,总觉得不值。倒是爹一直坐在旁边,说:“你昨天下午喝大了,吐了好几次,我给你倒水喝你也不喝,难受得像条蚰蜒。以后别再这样喝了。”
      我其实想告诉爹,我在工作上的酒局能拒绝就拒绝了,很多酒场合早已不参加。只是家里的这些,像是我多年来一直因为自己的任性亏欠的东西,我必须立即偿还的。
     二哥说:“也行,在自己家里喝酒,喝大了实在一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消除对你的误解,认为你也是和他们一样,不是高不可攀的,不是游离在外,也不是不好交往的.......”
     不过,我仍然觉得不值.......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