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入冬  

2015-11-17 08:0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爹的犟劲儿十头牛都拽不动。入冬了,炉子生起来,回到家里,觉得煤烟味儿重,就再次劝他改改炉灶。爹说,改啥,不改了,别动了屋里的运气。说完看看我,试探我的反应。我知道爹怎么想的,他一来怕乱花钱,二来嫌麻烦,三者觉得这一辈子的土炕和锅灶都好得不能再好了。
       天冷了,陪外甥开完那个劳动争议的案件庭审,走出来,已经天色昏暗。
       晚饭,大哥也自觉起来,不再喝那么多酒。家里没有人陪他喝酒,他自己倒是觉得无趣。杯酒下肚,颜色微红。
        我把大哥拉倒另外一屋,和他说:“天冷了,你有空给爹娘去捡些柴草。记得不要砍树,地下的荒草和落枝就好。呶,给你的零花钱,也算是替我出的义务工。”我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千元钱给了大哥。大哥推辞不接,我把他的手按住了,说,这也是你自己应得的。大哥抬头看看我,说,你放心,爹娘有我和你二哥呢。话虽如此,我总还是有些放心不过,就笑笑,说,趁天气晴暖,把院墙那边垛满就行。
         其实,家里有高高的草垛,是我小时候深深的记忆。爹总是很勤快,每到忙完秋天,就会把野地里的荒草趁着空闲割下来晒干,然后捆成一个个大大的枕头,我们帮他一趟趟地运回家,然后堆放在院墙内外,一个个码得整整齐齐,像盖了一溜大草房。后来,我就会在草堆里挖一个深深的洞,把狗放进去,让狗在冬天里有一个暖暖的地方。爹从来不反对我,看着我在那个狗洞里爬进爬出,带了一身草叶出来,然后嗔怪道:“嗨,一身狗腥味儿!”娘在屋里微微地笑。
      从割草到搬运,往往要十天左右。那时候急切盼望草晒干的日子,然后尾随了爹和大哥,一趟趟不辞辛劳地往返。而那时候,天总是蓝得刺得人眼睛和鼻孔发痒。那些白得泛蓝的野菊,也会在这个季节里开始败落,但是这都不妨碍那条狗在山坡上奔跑和翻滚......
     前年的秋天,有一次,爹愤愤地说,如今的人都咋回事儿?!我割得草刚刚晒干就被偷了!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人欺负到头顶了!他说,他知道是谁干的,竟然跑到人家门口去说理,弄得那家人恼羞成怒,死不承认。我事后告诉爹,就是一点草,算了。隔天我陪你去割草去。爹叹了一口气,笑道:“哪能用得着你来家替我割草?让邻里人笑话你大哥和你二哥呢。”想想也是。就这样,我的许诺已经度过了四个年头,空空地到了眼前。
        爹的年纪已经不能上山了,他说,88岁眼瞅到了,也不爱动弹了。这话说起来有些酸酸的。
        我跟大哥说,家里的草就拜托你和大嫂了。大哥趁着微醉,说,放心,然后咧嘴一笑,眯起眼,重复了一句,放心。
        这几天下雨。又降温了,不知道家里的草堆得有多高了。我也没问,大哥也没讲,爹娘也不知道此中的秘密。
       也许这样,爹和大哥彼此之间的一些埋怨会慢慢消减掉吧。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