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泥胎  

2014-04-07 08:4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现在和我们真的不同了;你成了城里人,脱了泥胎。”晚饭后,二哥借着酒劲,红着眼睛,在炕沿上晃荡着头,像要支持不住。说这话时,他并不看我,也许不屑,也许不想,或者也许不能。
        我几乎明白他所要表达的,所以,我并不和他反驳。我只闻了闻自己被柴草熏得有些熟悉烟草味儿的西装,看看袖口洁白的衬衣上镶上了半圈黑边儿,然后沉默。爹坐在炕里面,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只抬头一直看着我们,皱起眉头。
         晚饭时,二哥给我倒上满满一杯酒,对我和大哥说,哈!
        我于酒曾经不惧,现在却总有一种逃避,尤其回到老家。爹早已放下酒杯一年多,他对酒已经没有任何想念,所以,爹看着那满满一杯白酒,一直看着我,又看看二哥和大哥,有些担忧。我曾经说过,我回家会放下喝酒,一者配合爹,二者也做到以身作则。腾出更多的时间一起谈天论地,保持一份安静,那样的境况真的很美好。
       二哥见我拒绝,一直不端酒杯,就开起玩笑,说:“城里人都命要紧,家里的酒都是次品,不好喝。”一边看看大哥,再看看我。大哥懵懂地看看二哥,皱起眉头。把满满一口酒咽下,然后砸吧一下嘴,“哈-----”仿佛被酒辣得受不了,长长舒出一口气,然后夹了一口菜,放下筷子继续皱眉看着二哥。
       爹曾经告诉我,二哥近来心气不顺,遇事老不如意。他和大哥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相反酒后简直水火不容、六亲不认了。我曾遇到过几次,劝解无效,发誓我自己不再和他们同席喝酒。每次劝二哥“少喝酒”时,他总会满不在乎地回一句:“不用你管。”
       二嫂快临盆了。二哥一脸严肃地说:“现在政策放宽了,你不再生一个?”
      我也坚决地说:“不了。”虽然这话他问了很多遍,我都如此回答了他。二哥说:“你们城里人真的思想和别人不同。”我反驳道:“这与城里和农村毫无关系。”二哥并不舍气:“很多人宁可挨罚也要超生,你们可以享受到政策,为何不要呢?”我实在无力和他争辩,对于这样的事儿,我反倒木讷起来,无以应对。我在心里说,孩子不在数量多少,要讲究质量好坏。但是终没有开口说出来。只说:“因人而异,无关城乡。反正我是坚决不要了。”
         “果然脱了泥胎凡骨。你不要,我们却要。”那一口酒终于咽下了。爹一个劲劝我吃菜,不要理会他们。
          随后,二哥说:“从小我就喜欢欺负你。别看你现在,你还是我弟弟。”我知道酒精已经开始对他起作用了。
         泥胎?爹娘一直说,我们都是泥人,是女娲捏尊贵的人累了之后甩出的泥浆。我自己一直徘徊在城市和家乡的之间。
        每次从老家返回,当我把那身沾满了尘土和烟草味的衣物和自己的身体统统洗涤一遍,看到盆底里沉淀的一层草灰的烟屑,自己常常开心地笑起来。
        然后,我会换上干净的没有烟味的衣服,把自己淹没到城市的人群里.......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