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告密  

2014-11-04 09:5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安然给我发了条微信,说是对今天的陪同走访表示感谢,并说明了她对家族企业的担忧和无奈。

         安然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面对她父母一手经营的企业所面临的重重危机,她从一开始就摇头,表示对家族企业一概不感冒,只想安然地做自己喜欢做或者自己擅长的事情而已。女孩子二十几岁的年龄,看得出来还非常单纯,没有受到太多的江湖熏染,学生气很浓。

        我回微信说:“相信你自己!我们作为律师毕竟是外人,你应当学会甄别;只有你,才能把你父母的关系缓和,也只有你才能真正帮助你的父母打理公司。相信自己!”

       这条微信,我已经向她暗示了其中的一些事情,相信她会明白一些。

       我和合作伙伴,因为这起案件临时组合在一起(前面的博文已经提及),正是这次合作,我认为自己已经看到了他们家族企业将面临的更大危机。

       前天晚上,合作伙伴来电话说,他想说服公司董事长临时任命他为“副董事长兼总法律顾问”,问我的意见。我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开始向企业伸出了手,并想假借我的建议向公司董事长提条件。“我觉得,公司么有必要给你任命副董事长的职务,你的身份对方已经知道,所以你的身份对方并不看重,你是副董事长还是总经理其实没什么两样,我不赞成这样做。”其实,我的反对只是想暗示他,不要打公司的主意。我认为我的猜测是对的。自从这几次合作来看,这家伙在董事长跟前和在我面前阳奉阴违的举动都暴露得一览无余。我很惊讶,董事长竟然被他的口若悬河深深蛊惑住,并对他的建议没有丝毫的怀疑。

       而合作伙伴在我跟前说,董事长的要求你只要附和他说就行了,他可是咱们的摇钱树。我很震惊,他一直以来一直在用董事长对他的信任做一些投其所好的事儿。我也明白,他既然在我面前敢于讲出他的内心想法,也是对我的一种信任。因为刚刚合作之初,他和我相约,我们合作的事儿最好通过他一个人的嘴巴向董事长汇报,因为这样也省却了我的工作量,我当时不明就里,就同意这样合作。

       董事长真的按照合作伙伴的要求给了他正式的授权,或者说任命书。回来路上,合作伙伴笑着对我说,像是解释:“这只是权宜之计,为了明天去现场的方便。如果我真的要任副董事长,我得好好跟公司谈谈年薪问题,你认为呢?”我没说话,在半路下了他的车。我说,我想自己走。

      昨天在现场,那群“亡命之徒”把合作伙伴驱赶到公路边,怒斥道:“让车轧死他!狗日的,第一次来说自己是公司总经理,第二次来说自己是总法律顾问,这一次来又变成副董事长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变?!”领头的指着我说,你不要和他一起,那人是个人渣!如果和他一起,你下次再来,我们也会对你不客气!

       我怒斥他:“你说什么?!你凭什么?”那人见我不悦,也愤愤地说,只要和“副董事长”一起来的,没个好人!

      安然当时就在车内,没有下车,我知道,如果她当时下车,肯定会遭围攻。

     “副董事长”被驱赶到路边不敢靠前,在公路边缘来回徘徊,那一瞬间,突然多了一种同情......

      回来路上,大家不再说话。车行驶在深秋的乡间公路上,夕阳在丛林的梢头跳动,林间像猎猎燃烧的火焰。“副董事长”突然打破沉默,再次愤然表示:“我要告那伙儿强盗土匪,上次我为了公司,遭受他们的凌辱,他们打我,我自己受尽了屈辱,简直不像个男人,这口气,我一定要出!  是不是?不过,为了公司,我愿意忍受!”说完,他看看安然,再看看安然的妈妈。那女人眼圈一红,几乎感动得落泪,继续开她的车。

      “自己为了他人的企业遭受非男人待遇的凌辱”这是合作伙伴常拿来说事的场景,他一次次当着董事长和安然的面反复提醒生怕对方忘记了,这让董事长一家时常既愧疚又感动。

       我心说,可怜的女人,他的脚已经向你们家迈进了一步,你还浑然不觉?其实真正的危机不是在于那伙被“副董事长”称为“土匪”“强盗”和“罪犯”的人,而是他自己。

      我犹豫,我是不是该向安然和他父母暗示一下“副董事长”的野心?

      这是一件两难的事儿:我提醒了,董事长或许会认为我无中生有,或者被合作伙伴认为是我污蔑他,毕竟事情刚刚萌芽,机会尚未成熟;不提醒,安然一家的企业已经有另一股危险势力在侵入,而安然父母似乎在做开门揖盗的事儿。

       晚上,安然第一次来了微信,我想,我该适当地提醒她了。律师毕竟是外人,只有她才能真得让她父母免受无谓的损失。

      我想,我做了背叛,背叛了合作伙伴和我提出的“只有他才能向董事长汇报工作”的约定,而我的这一次暗示,不知道安然是不是会明白,会不会转达给她的父母。

      一切都在进行中。想验证的事儿,此时,倒真的不希望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