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发飙  

2014-11-13 08:1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J市回来,天已经黑下来。

       无法断定这次的出行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和目的。“我是不是太较真了?”我这样暗自问自己。一车人没有言语,傍晚的冷气杀到,原野的灯火亮了。

         昨天中午,仲裁那边把开庭通知书(类似法院的传票)寄给了我,我当时以为仲裁员是按照她当时的承诺,给了我一份不予追加的书面告知书,------第一次庭审中,我们认为申请人遗漏了,或者说故意隐瞒了另外一名被申请人,因此我们当庭申请将其追加进来,仲裁员说需要讨论一下。随后,我接到了仲裁员的电话告知“经领导们合议,不予追加,尽快复庭吧”,我问不予准许追加的原因,仲裁员说:“不知道,领导们定的。你们来开庭就是了!”语气极不耐烦。我继续追问道:“不予追加,你得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和法律依据吧?”仲裁员,说:“可以给你们。行了吧?”就这样,我等来的是一份书面的开庭通知书,而不是不予追加的告知书。

       我随即拨打了仲裁员留在开庭通知书上的电话,却被告知电话号码有误。当我查找到并拨通了正确的号码时,那名仲裁员说:“不用说了,你们开庭就是,有什么事情当庭再说。都是我们领导定的!”我知道他们的领导就在她的旁边,就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请把电话转给你们领导吧。”刚说完,我听到电话那头“砰”地一声,电话扣掉了,随后我拨打了七遍电话,都被对方以最快的速度挂掉。第八遍电话,她的领导接通了,还没等我解释完,就开始在电话那头护犊一般地蛮横、推脱起来。我说,我们有必要当面谈谈......

      我决定去当面找他们谈谈,一者,电话沟通不便,二者他们不会给你机会辩解,三者,有事请只能当面核对。就这样,下午我到了仲裁庭,他们似乎有些猝不及防。我听到那名仲裁员对她的领导说“他们来了”,当时,那名领导正好被几个人围在一起,好像在解答几名工人的问题,听到“他们来了”,突然放下手中的工作,冲着我们怒目指斥,那名女仲裁员大庭广众之下也在服务窗口里随口辱骂起来,指着陪同我的客户,发飙一样,大声说:“你们公司欠人工资,就应该赔偿!”仿佛自己是救世主。其实,案件没有正式审理完毕,仲裁员这种先入为主的做法已经直接告诉了我们案件的结果已经由她定好了。随后你可以想到会发生什么,我的客户当时陪同我一起去的,见证了整个过程。

      劳动服务中心的主任恰好路过,见到此情景后,就把我们邀请进她的办公室,当着仲裁领导的面询问了整个过程,她对仲裁领导和仲裁员的做法当场表示道歉。我也许有些不依不饶,说:“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听到道歉的声音,但是你们仲裁人员的做法非常过分!我们只希望一点公平而已,过了吗?”那名仲裁领导在他的领导跟前不再反驳,倒是温和了很多,完全不是一开始的蛮横无理。我们告知中心主任,这起案件,我们只希望仲裁员能够公平审理就行,程序上合法,不偏向任何一方,否则我们就申请仲裁员回避。想到这里,我记起仲裁领导曾经反驳道:“你们有证据证明仲裁员受贿,你们可以申请。”我说:“非得是受贿才能回避吗?”仲裁领导当时愤愤地说:“没有证据证明,我们就不会同意回避!”

        主任听完整个过程,想了一会,说,请放心,请回吧,我会认真研究你们的申请,你们等我的电话。

      这还算一句公道话。

      我想起中午那名女仲裁员的蛮横无理的扣掉电话,想到那名仲裁领导的不明真相蛮横护犊的语气和表情,想到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拒不答复的态度,想到他们当众在整个政府服务大厅的飞扬跋扈、盛气凌人,我想,下午我应该让那么中心主任责令那名女仲裁员和她的领导当众向我们赔礼道歉才好。

     那名陪同的客户说,她们在当地经营了四五年了,今天遇到的这样情况在当地司空见惯,当地人不敢顶撞这些办事的“有权者”,日久已经给她们形成了坏习惯。她们坐在窗口里,可以冲撞你,而你站在窗口外,却不可以。

      这都什么世道了?!这种人应当立即彻底从服务岗位上清理出去,否则,放在那里,祸国殃民,践踏法治,更败坏了政府的形象,还谈什么公平正义?陪同的客户说,刚才那名女仲裁员明确说了,她们不是服务窗口,而是“准司法机关”!难怪这样嚣张。

     客户说,听说告我们的那名申请人本身就在这边有好几名同学和亲戚,他们私下活动谁都拦不住,仲裁人员的表现应当能说明一切。

      我不得不相信,仲裁人员因为程序问题站在申请人一方立场上,俨然自己成了申请人,居中裁判者公然和律师对抗,这是我执业17年头一次遇到的事情。

     其实,我发现,原来计划当天下午当面直斥仲裁员电话里无理蛮横的那些已经准备好的语言,我自己竟然都在中心主任的劝说里放下了,一句也没有用上。

     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和谐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