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自己的琴声  

2013-06-03 08:3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年夏天,孩子考完等级以后,二胡的学习就基本上停在了前行的路上了。

        我说,你不可以停下,毕竟学习了这么久。考级,不是目的和终点。

        孩子说,我再自己练吧,不去琴行学了,那些老师改来改去,有些心烦;有些,纯粹在瞎教,处理的效果太难听。我说,未必如此。

        那天,我通过熟人推荐找到一个资深的老年钢琴老师。他听说孩子曾经学习了二胡,就一脸严肃地说,如果你要专门学习钢琴,就要放下二胡。因为两者的手法完全不同,一个弹奏,一个拨弦,用力和指法相冲突。他说的一个致命观点,让我彻底放弃了让他教孩子练琴的决心。老师笑呵呵地说:“恕我直言,二胡,以前都叫它叫花子音乐。你看看,过去街头巷尾卖艺的,都是这些琴声,难登大雅之堂。现在国际上大型的音乐会,你看到过二胡的独奏或领奏吗?充其量可以给人伴奏.......”他也许看到我的表情异样,就没再往下说。虽然他一再说“个人观点,个人观点,不要介意”之类,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内心突然产生的绝不饶恕他的观点的念头。

     “老爸,你为何不让我跟他学了?”回来路上,孩子问我。我说:“音乐没有贵贱。人格有。老师不该贬低他任课以外的科目。这类思想表现到音乐里,不会动人。”

        有一段时间,我反复让孩子练习《一枝花》(又名《壮别》,八十年代电视剧《武松》主题曲和主旋律)。孩子说,是不是你自己喜欢听,才让我练?我说,很多曲子都很好听,但是我对这首似乎特别偏爱。“曲子好听,但是,每个老师的处理都不同,听起来效果也不一样。”孩子有些无所适从。

      “那你自己有没有感觉?自己尝试着去体会一下?想象一下故事情节。”我鼓励她。孩子皱着眉头像是想把头脑里的场景拿到琴弦上,却无法做到。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她,让她体会一下是否恰当。

        孩子说,老爸,我感觉那只是你自己的理解,别人未必会认同的。处理得好和坏,人人都有自己的标准的。

       我却认为,音乐本来就这样的。能有心灵共鸣的,就是懂得辨识音律的人。音乐的生命,就是展示出自己内心的情感,感动了自己,再去感动别人。

      我不懂得音乐,于琴没有一点弹奏的天赋。孩子的琴声依样画葫芦般地一点点按照我的个人想法展示出来,她说,我拉这首曲子,只是你自己的音乐罢了。

      可我说,不是我自己的,只是,现在缺少听琴的人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