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花枝梦  

2013-05-26 20:5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收拾整理书架上杂乱的书籍,从一本好久没阅读的书中找到了那包花种子。

      娘在天井里种了一株鸡冠花,没想到那一年的秋天,鸡冠花在院子里疯长到一人多高,花冠硕大无比。整个秋天,那株高耸的鸡冠花和门前的月季竞相开放。冬天来临,娘把鸡冠花的枯干割掉,花盘收放保存好,第二年的春末撒播到井台四周,于是这年秋天,整个天井就成了鸡冠花的天下。

       我就是在这一年的秋天,趁着鸡冠花还没凋落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收集了一包花种,准备带到自己住所的楼下,来春种下。

      一个冬天,我竟然忘记了我存放的地方,翻找遍了整个卧室,也没见到。春天已经走远,我想,那包花种子已经错过了萌芽的季节,秋天的肆意开放的胜景,于它已经遥不可及或空空一场梦而已。

      我一直为自己的不用心而倍感懊悔。那花种和其他遗失的东西一样,越是找寻频繁,越是难见踪影。

      当天,外面晴空万里,我带着惊喜跑到楼下,顺手带上一大瓶水,在楼下的草地上扒出一片空闲处,用水撒湿地面,然后把那包花种打开,像是怠慢了它们一样,有些歉意和愧疚,小心翼翼地散布到泥土中......邻家大哥见状,问道:“什么事?”

         “种花。”

         “什么花儿?”

        “鸡冠花!”我有些自豪,“从老家带上来的,我娘种在天井里的,我带了一些回来。”

       “鸡冠花,好看!”他憨厚地呵呵一笑,走开了。

         之后,我每次下楼都会带上水,浇洒到播种处。但是,三天后,我没见到任何萌芽的迹象,相反,很多没有被土掩盖住的种子,被蚂蚁们搬移转走,空地上静静地,除了周围的百草,种子寂寂无声。

         前天,我下班回家,上楼前,蹲在草地上,有些不舍地寻找发芽的希望。当时让我让我非常惊讶,空地上密密麻麻地钻出了两片细芽的新生命!

        天可怜见,在我看到它们萌芽的次日,雨来了。我不必再单独下楼浇灌,那些秋天的希望在雨里顿时清晰起来。

       上次回老家,和娘说起此事,娘说:“鸡冠花发芽晚,院子里的那些也刚刚发出来。它们不再需要我去管理了,除了浇水之外,它们都会自己发芽并生活下去。”井台边上,果然也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尖尖细细的新芽。爹说,你娘不嫌满,本来院子就小,秋天,你看吧,非长得没地方插脚了。我要锄掉一部分,你娘死活不肯。

       我也坚决不让爹除掉花苗,说,又不碍事,让它们长去!说完,从水井里压了一桶水,沿着井台和萌生出花株的地方,一一浇下去。爹像是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每一粒花种都会有一个开花的梦想,我想。

      人为的错失或删刈,破坏的不仅仅是一株花草,一园风景,更是生命怀想一生本该历经的期望和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