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蠼螋  

2013-04-17 09:1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种黑色的虫子,尾部开叉,样子有些狰狞,我是通过网络才知道它的名字,蠼螋。这让我有些惊讶,--- 竟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而且被冠以繁复的笔画!西方人认为,它常在夜里趁人熟睡时顺耳道钻入人的颅内寄生繁衍,吸食脑浆。小时候在老家的碎石断砖里见到它们从不去忌惮,但自从知道它的可怕传说后,心里便有了恐惧的阴影。

       我头一次发现它的时候是在卫生间里,半夜。其时,它正沿着墙角的裂缝试图钻出,等它的身体露出整个墙缝时,我被吓了一跳!我不曾想到自己的屋里原来也容留了这样的来访者。当时不知道它的厉害。我弯下腰来,低头看它如何行动。它仿佛早已注意到我存在,竟自停止爬行,附在墙砖之间的缝隙里伪装成凝立的静物。我也似静物一般,和它对峙。很久它见毫无危险,就试探着开始沿墙爬下。我的手想去触动它时,它突然翘起尾部,开启了剪刀或针螯一样的武器,像蝎子一般,做出决斗或恐吓的姿态,正当我缩手和惶惑之际,它飞快地从附近的墙缝逃逸。

       我是通过搜索“尾部开叉的黑色虫子”知道了它的学名和习性。得知雌性蠼螋具有高度母爱,并不喜攻击人类,所以,稍稍放松了警惕。

      它的起居似乎恰恰相反于我,像生活在地球的另一面。白天里,你几乎不会看到它们的身影,除了夜间偶遇之外,它们并不打扰你的生活,就这样井水不犯河水地和你比邻而居。

        但是数月之后,在深夜我打开了卫生间的壁灯时,突然见到几只形体肥硕、通身黑亮的蠼螋正在地板上缓缓地结伴而行。我的突然出现,让它们顾不得觅食各自逃窜。我当时一定是出于恐惧或者愤怒,追上一直,当机立断地捕杀了它。我听到纸巾底下发出肢体粉碎的噼啪声,松开后,见到它的尾部剪刀仍然高耸且摆动,像一尊不可侵犯的雕像。因为我的放任,不知道它在这段时间里繁衍了多少后代,所以我决定做出毁灭的行动。

        我用玻璃胶和喷雾剂或者樟脑丸,按照网络上的方法,把开裂的墙缝堵上,在它们可能出现地方撒上樟脑粉末,一一用妥后略感释然。随后的几日,我有意夜里去等待和验证它们的出现。让人惊讶的是,它们竟然另辟道路,从墙砖另外的边缘钻探溜出,发誓抗争到底的决绝。我尝试重新堵上,它们就会在几日后重新出现......

        顽强的生命!

        面对强大的敌人,仍能坚持不懈,游刃有余。在被围堵的几日里,它们的生活里有怎样的起伏?

        经历了一个冬天,惊蛰之后,我又看到了它们的身影,我不再努力去剿杀,除了自己的无力之外,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相安无事,相煎何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5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