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2012-05-02 16:1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希望,海边,一定要原始的,不应被人刻意地雕砌成遮挡风景的屏障。

     沙滩狂妄地漫过芦苇林,延伸到并不高耸的断崖边。崖顶上垂落的是一株光秃秃的野枣树,或者刺槐被折断的枯枝,像是历经台风和海啸后,仍然挺立的铁骨。不远处,是已经将那艘木壳船早已堆到门前老渔夫住了一辈子的低矮的红瓦房。虽然渔网早已藏进尘埃,但渔夫古铜色的脸上却依然演绎着另外的沧桑。一条老狗,伴着那个佝偻的老头,每天对着海边,就在崖边突出的一角,数着黄昏的太阳。我常常想起海明威,和他笔下的老者。

      海就在不远处,离我,和瓦房的距离一样远近。崖边,那株茕茕孑立的树旁,没有荒草落脚。

     沿途,我一直没有挣脱掉了一路侵吞海岸的楼房。却没想到,会在车站的终点处,找到了这一份临时的安宁。

     海翻卷起的白浪,一层层堆放到沙滩的尽头,泡沫叠起,慢慢爆裂消失在退去的潮流里。

    那些岩石,早已被蛎壳挤占殆尽。如果用手轻轻抚摸着条条被海水冲蚀的沟壑,你会发现思绪会被潮声牵引到幽深的大洋底部,任由思绪将自己流放到远古的蛮荒里。那棵树,不知存活了多久,在崖边历数了多少次海潮,就像一个没人知道的谜。它身上的疤痕,证实了虽然被修剪过无数次,却没被拔起或锯掉。在一次次自然和人类的劫难后,重新又挺立坚实的脊背。我没有靠近它,只在远处回头凝望,并想象着它把同样的目光也投向了我,和身边的礁石。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