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扫除  

2012-01-18 16:3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娘打扫除的日子是小年之前让我最开心的事情。

         我常常自告奋勇地帮娘把我能抱动的坛坛罐罐都一趟趟地搬到院子里,而娘常常生怕我打碎任何一件物事,一遍遍嘱咐个不停。

        一天下来,屋里被彻底打扫干净。屋虽然不大,却顿时明亮了起来。如果在窗户上糊上新的白纸,把新报纸也糊满整个墙壁,屋里就是一年中最明净的时刻。所以,我常常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这些年,爹娘年龄大了,我每年回去给他们糊墙的愿望常常因为时间紧迫而落空。娘说,不打扫了,房子都旧了,没什么可以打扫的。“但是,打扫了,毕竟会不同,房子虽旧,打扫彻底肯定不一样。再说过年了,也不能太凑合。”

        “单靠过年这点时间来打扫是不够的,房子要常常打扫才会保持干净。不是年底集中清理一次就完事了,这不是你们上班的常常搞什么运动,刮阵风就不管了。家和单位都一个样,不常常打扫,单靠一时的整理是不行的,让灰尘糟蹋了一年不说,弄得乌烟瘴气,早就该打扫打扫了。”

        爹的话让我忽然钦佩起来。

      是的,就像当事人常提起的,案件执行靠集中的执行行动就如等待过年打扫卫生是一样的。政府的清污行动也该每时每刻都不能停歇。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