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日志

 
 

咪卡  

2010-07-27 08:2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咪卡 - 青岛海洋 - keyboard的博客

          

 咪卡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糟糕的是,它的腹泻似乎越来越严重。

       不能再等待了。找了药店的医生,问能否给它吃人类的药物,“可以,不过注意药量。”

       我满怀希望地跑回家,掰开药片,细细研磨。当我提着它的耳朵把它轻轻地抱起,感觉到昔日洁白的长绒毛下,那沉甸甸的肥硕的身体竟然一下子轻了!我明显感觉到那些绒毛竟然只是伪装了。它抬起头,眼睛黯淡了很多,那个活泼得似乎有些喜欢恶作剧------它可以把你客厅里所有的可口的花草趁你不注意的时候,一扫而光;它可以站起来,双手作揖般地跟着你后面,或者扒着你的裤腿,像小狗一样--------现在变得异常安静。轻轻翻开它的嘴角,试图把药粉放进它的嘴里,这家伙倒是配合,鼻翼不停地翻动,咧开嘴,我头一次看到它的牙齿,居然有些夸张的大。它沿着勺子的边缘,像是舔舐美味,把药粉全都吃到嘴里。

       药粉一直没有见效,中午的时候,它拉肚子仍然愈加厉害。我怀疑医生的药方。看来还是得找专门的兽医。

      这个地方,不知道哪里有专门的好的兽医,平时自己对这些地方都一向路过从不侧目,现在要找,竟然没有了主意。午后的太阳毫无遮拦和地面的潮热的空气把人挤压在中间,透不过气来。我一路跑过那些狭窄的街巷,寻找自己相信的人。

     一家宠物店的女主人看到我,问是否需要帮助。她的店里都是些名贵的狗猫,她问我给什么看病,我说,兔子。她问,什么品种?我感到窘迫,只告诉她,很普通的那种,她笑了,我说它是孩子极好的朋友,也是我的。我又补充道,它是我见过的最好最懂事的兔子!似乎怕她不信,我强调它在家里如何懂事的具体细节。我看到女人从我身边从容地走过,随后拿出一针管的药,还有几个小瓶,嘱咐完了,又转身走开。我丢下一声谢谢,飞跑地把希望带往家里。我似乎看到咪卡又恢复了前几天的活泼,我宁可让它把我客厅里摆放的花草都吃光。要知道,前天,为了它吃草的事情,我还动手打了它的嘴巴,警告它以后不能碰那些摆设........

        针管注射喂药的确方便了。咪卡躺在我的手掌中,靠着我湿透的衣服,我感觉到它嶙峋的骨架,随着喘息不停地起伏。它的眼睛一直灰暗,没有了凌厉的光泽,我明显感觉到它那黑洞洞的眼睛深处的渴望和留恋,而这,一下子深深地刺痛了我.......

      药,仍然没有见效,那一夜,我不停地看咪卡,它趴在纸盒的一角,安静得像个受到委屈的孩子,我真的希望它像以前,在半夜里,试图跳出纸盒,发出“咵嗤咵嗤”的吵闹声,但是夜突然空了下来,黑暗里没有了喘息。

      我怀疑药的效力。我亲眼看着咪卡吃完药后,仍然腹泻,头似乎也慢慢地耷拉,耳朵开始低垂。它尝试着吃点青菜,但是轻描淡写地几口,让人看了不忍。曾经爱吃的菜都提不起它的头。那些日子,它总在半夜里掏出纸盒,跑到阳台上的菜篮里,肆意吃它喜欢的口味。那些香菜和客厅里的花草,总能让它快活一阵子。

      我的怀疑是对的,我不相信那些兽医,但是我的不信任总是让我自己又否定自己的判断,也许我自己还没找到合适的或者更高明的,我得抓住机会,拯救一下咪卡。是的,拯救!随后我又跑了几家宠物店,他们的说法和药方出奇地没有一点雷同,但是话语却惊人的相似,“什么品种的?”“一般的,但是很好,很懂事........”我看着他们看出来的药,与以前的不同,所以总是对新的药物充满了期待。于是,带回的药越来越多,但是,咪卡服下药物,仍然不吃不喝。它已经开始前腿发软,后腿像断掉了,眼睛更加黯淡,但是里面的祈求是满满的,黑洞洞的一团。谁能救救我的咪卡?我常常寄希望与内心的祈祷,希望会有奇迹,但是,揪心的事情一直持续下去。

       咪卡的食欲明显影响到了我们全家,她们也开始担忧起来。

      我开始自己查询电脑,寻求好的良方。苜蓿草应该是兔子的最合适的食物,但是附近的宠物店里都没有。

       苜蓿草终于买到了,但是那满满的一箱子,它没有任何兴趣。

      空气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雨一直下不下来,虽然潮湿得拧出水来。

      应该给咪卡吹吹电风扇,这样的天气。

      蝉在黑夜里鸣叫起来。

      咪卡的头低得更厉害,我把它侧翻了个身儿,它很配合地躺好,也许累了。我不知道它能不能有奇迹,但是心里的奇迹一直在幻想和蔓延,我渴望过了这个闷热的夏夜,它能重新抬起头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她轻轻地呼唤:“咪卡,咪卡,咪卡........”

     没有任何动静.她突然跑来,说咪卡死了。

  这是我预料到的,也似乎是多日来我慢慢等待的一个结果。

    我拎起它的耳朵,轻轻放到苜蓿草里,它已经僵硬得扁平起来,肚子瘪瘪地像是一个标本。轻轻把它的眼睛阖上,发现那眼神一直定格在它的挣扎和祈求里。那一刻,我一下子知道了我丢掉了什么。

   咪卡走了。

我常常问,谁害死了我的兔子咪卡?!

我会该归咎于那些庸医?那些穿着医生外套看菜下饭、慵懒且随意下药的宠物店的主人?我该责怪这娇气难养的咪卡兔兔们?是我自己没有尽力吧?

    但我总觉得是我自己终于送走了它,我才是害死它的人吧。一直以来,我一直这样认为........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