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yboard的博客

塔尖上的风

 
 
 
 
 
 

注射疫苗

2018-8-14 14:48:49 阅读0 评论0 142018/08 Aug14

     翻看一下宠物档案,才发现Bingo今年的疫苗注射时间已经逾期了10多天!我拨通了宠物医院的电话,那边告知,没关系,来注射就行。
      Bingo今年三岁多了,想起它刚来的那年也是夏天,它胖胖短短的身体和四肢,眼睛萌萌的,肉哄哄的可爱样子,让人恨不得咬几口。现在它的模样长得跟一只公狗没啥太多区别,那股子爱玩爱疯的劲儿更是男狗们天生的特质,却偏偏它是母狗一只。
      其实Bingo很温顺,除了疯起来啥都不顾之外,平时非常听话,它几乎能听懂你所有的口令和表情。它喜欢观察人的眼神,而且非常善解人意,让人很是爱惜。好多次,我在家里发火,它会躲在一处,悄悄注视着你的眼睛和表情,如果你恰好这时候和它四目相会,它会立马意识到它的失态,然后有些尴尬一样地低着头到你跟前,蹭你的腿,然后一直不停地抬

作者  | 2018-8-14 14:48:49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培训学习

2018-8-10 9:35:55 阅读10 评论7 102018/08 Aug10

       下了飞机,虹桥的热浪袭来,我才明白,原来到哪里真得都是这么热。于是我不再诅咒青岛的天气,背着行包匆匆地没入了人群里。
     这次培训加考试一共三天,而我,前后拿出四五天的时间来准备往返。虽然觉得有些不安,——这次考试难不难、考取的资格证书有没有用,——但是我仍然如期到来。
      到上海有很多次了,每次都给我新鲜的陌生感。其实,我原本就是这座城市里的陌生人,每次到来,除了完成该完成的事情,就会一个人猫在酒店里,冬天的空调和夏天的冷气,慢慢把旅期消耗尽,然后再背着背包匆匆返程。我认为人就是这样一个来去匆匆的孤独者,这份孤独,没有什么不好,暂时放下该放下的事儿,也姑且忘掉该忘掉的人。

作者  | 2018-8-10 9:35:55 | 阅读(10) |评论(7) | 阅读全文>>

路遇

2018-8-2 8:31:52 阅读14 评论4 22018/08 Aug2

         热!
        清早时候就感觉到太阳的疯狂。
       过马路时,恰遇红灯亮起,我站在马路牙子上等待通行。我身后叽叽喳喳地一阵吵闹,听到有人催促似的,说:“快过了,快过了!现在没有车!”扭头时,看到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婶儿,带着几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正簇拥着半小跑往马路对面冲过去。一位小女生似乎明显掉队了,只顾低头玩手机。大部分人已经跑过到了马路的对过儿,她才跑到半路。等她看到红灯突然犹豫了一下,随即转身匆匆返回来。我心里暗暗称赞这孩子与其他那群同伙不同,能够主动坚持原则。谁料,当她一脸热汗地走回到我的近旁时,我突然爆出一句粗口:“我操,红灯!”我听了,手里的早餐差点掉下来。

作者  | 2018-8-2 8:31:52 | 阅读(14) |评论(4) | 阅读全文>>

玄幻现实

2018-7-31 11:11:19 阅读10 评论2 312018/07 July31

       开庭回来路上,当事人跟我说,她父亲的去世,让她相信了,这世界上本来就有魂灵,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传说,让她感觉无法解释的东西都往往成了现实。 
       我也这样认为。
       有时候我们无法解释的现象,也许就有玄幻和灵异成分吧。
        我爹在的时候,他对此一直深信不疑的。所以,当年我们听了老爹的种种奇妙经历后,都报以哄笑或者半信半疑,爹从不生气,只告诫我们,你们不信不要紧,但是我信。他真的很信,有时候,遇到很多难以克服的状况,都会祷告一番,甚至焚香烧纸以示虔诚和敬意。好像有时候真的很灵验的。

作者  | 2018-7-31 11:11:19 | 阅读(10) |评论(2) | 阅读全文>>

山水江湖

2018-7-19 11:51:26 阅读13 评论0 192018/07 July19

        山与水之间,我选择有清流的山谷草坡。

       看惯了幽蓝无边的海面,我开始忌恨那些深邃的潭水和江湖,觉得溪流蜿蜒过的群山草野才是我最终的去处。不要密林深谷,也拒绝冷漠寒月,让一切都看起来充满生机却远离杀气,安详和清澈的阳光是最好的馈赠。那天重温吕颂贤版的《笑傲江湖》,才觉得能够笑傲一切,却又无迷失自己的,令狐冲终属一个。这个版本的田伯光也算信义加身的汉子一个,够坦荡率直,演绎得亦正亦邪,可敬可叹。

      江湖总有江湖事。山水间的故事都各守其道,看你喜欢哪一类。“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只是传说或道听途说,乐山者不仁、乐水者无知的总不缺席

作者  | 2018-7-19 11:51:26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杂谈

2018-7-19 10:22:00 阅读17 评论2 192018/07 July19

        最可怕的不是有多么繁重的工作要做,而是无所事事。

       我对此深信不疑。

       濡湿的天气,躲在空调屋里不敢出门,处理文案,顺便翻翻书。手机在桌上不停地有信息提示,倒不是有多么繁忙,只是微信圈里频发的各种图文,像是竞赛一般,让人眼睛忙都忙不过来,删除,又怕错过重要信息,所以不得不频频刷屏翻页,不胜其烦。“要是没有这东西多好!”家人曾经咒怨道,“有什么好的?除了一些便利,剩下的都是无聊和空虚,等哪一天网络崩溃,看看谁还摆弄这玩意!”我明白她在影射我只顾手机却忽略她的存在,但是,工作和非工作都同时出现在手机上,即时下班了,你也不得不时时端详手机,以免贻误重要资讯或工作安排。人常调侃,曾经每天8小时的工作制,现在成了24小时全天候随时待命一样,让人成了手机的奴隶。上次回老家,娘还和大哥感叹,现在成了什么社会了?家里人人都有手机,还没有上幼儿园的小孩子都有自己的手机,一天盯着手机点来点去,哪里顾得上别的?手机像是躲在黑暗里的致命杀手,随时等待最佳时机,将过分依赖它的人一网打尽,然后毫不留情地干掉。有一个段子说,现今社会什么最厉害?手机!它干掉了电脑,干掉了照相机,干掉了钱

作者  | 2018-7-19 10:22:00 | 阅读(17) |评论(2) | 阅读全文>>

老家

2018-7-16 17:00:49 阅读18 评论6 162018/07 July16

       青岛的天气并没有给大家持续的幸福,湿热的空中弥漫着抱怨和喋喋不休的诅咒。

       我就是在不算太冷也不算热的车厢里颠晃着一路,回到了老家的院里。下车后,才发现原来车里的空调一直在卖力地工作,我真正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本来说好了这周不回老家,所以当我出现在院里,老娘还是嗔怪着惊讶起来:“天太热,就不要回了,等天凉再说。天热了,这天。”然后开始絮絮叨叨地跟在我身后帮着拿行李。我估计狼狈坏了,浑身被汗水浸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像落水刚刚爬上岸滩;脸也晒成了酱紫色,汗河蜿蜒在面颊和脖颈,源源不绝。这火辣辣的太阳偏偏在这个周末变得异常猛烈。

      晚饭,我跟娘说,

作者  | 2018-7-16 17:00:49 | 阅读(18) |评论(6) | 阅读全文>>

致命的偶像

2018-7-6 9:01:55 阅读34 评论5 62018/07 July6

        一提到迈克尔.杰克逊和张国荣,孩子一下子上来了精神,话匣子立即打开,眉飞色舞,仿佛没有她不知晓的,那神情浑然不似之前的怨气和低迷笼罩的她!

       但是,这两个人都是我所一直避而不谈的。也许,除了那些负面消息之外,他们的歌声和身影的确有些令人钦佩。我其实对于这两个人并不了解,除了看过“哥哥”张国荣的一些影视剧外,他的几首歌曲也反复听过,除此,了解甚少;对“迈迈”“小迈”(女儿对迈克尔.杰克逊的称呼)知道得更少。

      然而,这两个人早已侵夺了孩子对我的关注。

作者  | 2018-7-6 9:01:55 | 阅读(34) |评论(5) | 阅读全文>>

驱邪

2018-6-12 9:24:39 阅读37 评论8 122018/06 June12

    “你不能不信;就算你不信,你也得去试一试。”

      烧完香纸,我起身准备返回。夜已酣睡,选择这条黑魆魆的路,一个鲜有人迹的十字路口和只有蛙鸣的时刻,我像完成了一桩夙愿,把该还的都还掉。

      孩子已经三个多周没去上学了,这些日子,她的经历如何我能看到,我的心里经历,也许她看不到,我得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和憎恶,或者还有一些时淡时浓的担忧,这样做,既可以避免触怒对方,也让她不会因为我的情绪变化而有所异常。那天,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朋友,他说,老家里说,人突然莫名其妙地改变,也许是受到灵异或鬼邪攻击,你得想法去驱一下。

     

作者  | 2018-6-12 9:24:39 | 阅读(37) |评论(8) | 阅读全文>>

风之刀

2018-6-11 9:12:24 阅读20 评论1 112018/06 June11

 

 又是标题党!

  本与刀无关,刀却在心里腾挪跳跃,肆意翻飞。连日来,那把刀被我自己捏持把攥,丢弃几回,却又每每转身立即捡回。日子就在这样的伤与被伤中捱过了时光的矛和盾的轮番夹击。

  你得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否则,你所曾经幻想的生活都会离你越来越远。三四年前的那场夏日的台风雨宛若昨日,当日登山的嬉笑发自心底的每一处被心血经过的地方,如今已经迷了路不再回来,似乎捡都捡寻不着,但是,我还是在这个周六带上孩子和当时的心愿上了路。

 凉风给了我当年那个夏天同样的恩赐,只是没有雨。山青翠得遮没了登顶的路,野鸟在忍冬花和雏菊丛边跳跃着鸣奏山谷的空灵之音。那条路像被重修了,因为水泥的印痕牢固地把那些裂痕给修补完好。我们几乎一路都是在丛林深处拾阶而上,像有意避开众人,寻找清修之地。我感觉到孩子在山里开始卸下伪装,露出了那张让我陌生的脸。她尝试着疯狂和微笑,却让我感觉那把刀又开始横荡起来。

作者  | 2018-6-11 9:12:24 | 阅读(20)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山东省 青岛市

 发消息  写留言

 
丑伢
 
近期心愿一切都好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